圣诞节的红旗

茶君【称呼什么的随意啦】
主APH,BSD
本命冷战和十革,但是其他也吃得下
露厨,布拉金斯基家痴汉
沉迷费佳的颜和思想无法自拔
沉迷三次陀的思想
弧了一个多月我都干了啥我也不知道,我有罪,不管怎么样大家开心就好。
欢迎扩列,q号1069739838,话废嗯,随便戳小窗。
渣子,渣子,文渣,不会画画,但是我会加油的嗯。
完毕√

无人能替我拭去泪滴

如个人简介所说已经彻底沉迷陀总无法自拔

ooc是我的,陀总是大家的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根据陀总的异能可能是触碰即死,可能

一如既往的起名废

第一次投文野的文内心稍微有点方

我就是爱发刀来打我啊【不别打我】


“陀思妥耶夫斯基?他,是个追逐着目标的人。”

那人苍白修长的双手垂下并交叠,笃定的说着。

“我了解他么?不一定,但是比起旁人要知道不少。比如,他是个冷静的执着的,天才。我更愿意这么形容,或者按别人的说法,疯子。没多少人不知道天才在左疯子在右,我看来他可能徘徊在中央吧。”

弧度也有过度和过少之分,恰到好处少而又少,他的脸上正扬着那样的弧度,半真半假的柔和。

“他经常自诩为神明,像上帝之类的,他也不否认自己是恶魔,因为上帝和魔鬼本就是一个人。”

吐出的语言足以让传教士和牧师们愤怒到冲昏头脑,指着一本不知怎样的圣经反驳,然后再被他用完美自洽无一点冲突的逻辑搅的头晕,那应该叫洗礼。

“七宗罪,七美德。后者在他的世界里不存在。美德能演变成罪过,贞洁只不过是为了最终的欲望,节制能让人在另一方面肆无忌惮的吞噬,慷慨的付出往往会得到无止境的要求,勤奋的目的就是要在自觉合适的时候怠惰,耐心主导的压抑会将怒火更加凝实刻骨,宽容大度在一个不可缺少的目标面前会变得疯狂,谦逊过了度那就是融在血液里的不屑一顾。”

“简而言之,一切,皆罪。”

“他爱着这个世界的,深爱,毫无保留的爱。他恨着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规则,因为他认为被他深深爱着的世界应该更加美好,要减少乃至消灭罪。他痛恨那种无法改变的规则,能做出理想变化的他都去做了。对了,也不是完全无法改变,所以,他追寻着‘书’。”

身形纤弱的人叹了口气,眸里烧灼着什么根本无法辨别的事物,非要形容,他在试图烧毁命运。

“为了更美好的世界,以恶制恶,加深自身的罪孽也在所不惜。他愿让雪染白这个世界,却不得不以血让这片罪的土地得到救赎。”

“没有多少人理解他,或者干净利索的说没有也可以。无他,只是他的理想太过于理想,美的惊心动魄,令人不敢窥视。”

“更没人知道他的悲哀,罪是每个人都有的,他对自己这么说。情感是无关紧要的,他在最深处默念。为了正视天生的罪与罚,为了抛下应有的心灵。”

乌黑如鸦羽般的发丝垂下,仰着头笑起来的人的眼眶里有水渍,浸染着烈火的眸燃至混沌,空无一物,一片虚无,于是水顺理成章的坠落,顺着脖颈消失不见。

“只因无人能替我拭去泪滴。”


评论(1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