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的红旗

茶君【称呼什么的随意啦】
主APH,BSD
本命冷战和十革,但是其他也吃得下
露厨,布拉金斯基家痴汉
沉迷费佳的颜和思想无法自拔
沉迷三次陀的思想
弧了一个多月我都干了啥我也不知道,我有罪,不管怎么样大家开心就好。
欢迎扩列,q号1069739838,话废嗯,随便戳小窗。
渣子,渣子,文渣,不会画画,但是我会加油的嗯。
完毕√

【自戏?】爱

照惯例ooc是我的,陀总是大家的

起名废没救了

灵感来自存娘的深红·Desira


“陀思妥耶夫斯基,你有爱么,有人爱你么?”

穷途末路的领袖努力维持着最后的可笑尊严,向面前宛若神祇也自命为神的敌人声嘶力竭着。

红色的花朵刹那间绽放,花瓣落在地面上腐朽。

和其他芸芸众生并无二致,在罪与罚下依旧获得名为死亡的救赎,那句问话成了他最后的遗言。

轻叹一声为其并无任何意义的遗言。这引起自己的思考了么,兴许。在获得终结的最后时刻换来一个不确定的可能,对他而言是极致的嘲讽,但这并不值得关注。

不过……他所说的是爱吧。

在庞杂的记忆里寻找着两者的答案,思绪飞梭般掠过一个个画面和人物。

答案始终藏在狭小的缝隙,触手可及又模糊不清。

热爱着这片土地,热爱着美丽残酷的自然,热爱着那些愚不可及的人们,热爱着这个世界。

是了,对世界最为深切的爱,所以才需让血染红,才需将一切救赎。

下一个答案隐隐明了为何这般显而易见,摇头垂眸,清晰的回复是最残酷的现实,而现实对此坦然接受。

爱着世界的人没有一个人去爱他。包括世界也是,它赐予了自我和别人同等甚于更多的罪,只不过自己手中还掌握着罚,即使惩戒对自己而言也是同样。

神爱世人,世人是否爱着他呢?

答案是否定的。

话语如羽毛轻坠,在空气中离析成有几分哀愁的光辉,不知是否期待着那个答案的人早已悄无声息,与夕阳斜照时刺目的红一同沉湎至休止,这一切皆源于回答者也就是自身。

“我深爱着这个世界,足够了。”

深红色的玫瑰在悲鸣,凋谢,干枯,不知是为了什么,不知是为谁。

是为了爱吧?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