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的红旗

茶君【称呼什么的随意啦】
主APH,BSD
本命冷战和十革,但是其他也吃得下
露厨,布拉金斯基家痴汉
沉迷费佳的颜和思想无法自拔
沉迷三次陀的思想
弧了一个多月我都干了啥我也不知道,我有罪,不管怎么样大家开心就好。
欢迎扩列,q号1069739838,话废嗯,随便戳小窗。
渣子,渣子,文渣,不会画画,但是我会加油的嗯。
完毕√

【冷战】至死

冷战无差

米第一视角

我可能就会写第一视角了

20min随手


“你知道么,有个家伙至死都还相信自己的信仰。”

“认为这没什么不对的可就错了啊,要是意外死亡,这样当然无可厚非,他又不信仰上帝之类的,对于他来说,上帝要是保佑他才奇了怪。”

我自顾自说着,完全不顾对面的人,美利坚怎么会需要顾及别人,那才是笑话。

“他是个疯子,但没有人会也没有人敢怀疑他的信仰。”

“最可笑的是什么?他就是因为信仰丧的命,他的上司和人民都否认了信仰,他还一心一意抱守着残缺的红色。”

“见证了自己的信仰摇摇欲坠,无数人落井下石,信仰相同者的背叛,家人的毅然离开,他居然还守着所谓的内心,我毫不留情的嘲讽他,他强撑着往昔的辉煌和对我的刻薄回复我。”

“在最后,彻底崩溃的信仰铸造了他最后的死亡,但是我坚信,这个可悲的家伙在最后肯定还坚定不移吧,不然他还剩下什么?其实他什么都没剩下了。”

我直起身来,望着眼前墓碑上的文字,只是看着都能感受到彻骨的悲凉,对我而言。

伊利亚·弗拉基米耶维奇·布拉金斯基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死于1991.12.25

红色将挂在天幕,永不消逝,信仰不灭。

转过身不去看那面冰冷的墓碑,我对此生不起丝毫尊敬,放声大笑。

可笑极了,死去的宿敌。

下雨了么?有水滴从脸颊上划过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