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的红旗

茶君【称呼什么的随意啦】
主APH,BSD
本命冷战和十革,但是其他也吃得下
露厨,布拉金斯基家痴汉
沉迷费佳的颜和思想无法自拔
沉迷三次陀的思想
弧了一个多月我都干了啥我也不知道,我有罪,不管怎么样大家开心就好。
欢迎扩列,q号1069739838,话废嗯,随便戳小窗。
渣子,渣子,文渣,不会画画,但是我会加油的嗯。
完毕√

【十革微雪国】复苏

《复苏》

大概是沙苏

随笔

伊利亚第一人称视角

第一人称大法好,我可能真的只会写第一人称了

说是微雪国其实就藏在最后那几句

其实是和人赌博让写你喜欢的cp久别重逢……发刀子使我快乐x


我看见他了,那个被我亲手推进地狱的人,我的前辈,我亲爱的哥哥。

俄/罗/斯/帝/国,总是带着漠视和轻蔑的贵族,独裁者,暴君。

我从未像那一刻一样失了分寸,脑海里充斥的有疑惑和惊异,还有一丝藏在内心的恐惧和欣喜。

不,我怎么会害怕呢,我害怕的是什么呢?那丝欣喜更是荒谬,我会为我推翻的他出现而开心?

我不知道。

镜子里映出的瞳孔分明是耀眼的金色,带着他特有的漠然和不屑一顾,我想我大概是出现幻觉了吧。

那个人已经死了,我亲自见证的事,不会出错的,不会。

我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镜子里还是一如既往的赤红。将华丽的宫殿烧灼一空,让金碧辉煌成为燃料,当火焰熄灭,里面蕴含的只剩空洞,所以,我以他做了火种,将鎏金融化。

我不会让他在出现的,哪怕我后悔过,但是我不能后悔,即便是我所深爱之人,作为苏/维/埃,我不会容忍他苏醒的,绝对。

沉重的步伐无法阻拦前行,再见,亲爱的斯乔帕。

不,再也不见。

我重重的叹息,军靴踏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音。隐约间我似乎听见了一声嗤笑,茫茫然寻找却只能听见模糊的声音。

“我一直都在。”

我停驻在窗前,窗外艳红色的云霞和金混杂在一起,金芒星星点点,糅杂在艳丽的红里,从未消逝。

我高估自己了,也低估了你,没错,你一直都在。

金色阳光烧融为赤红的夕阳,黄昏在紫色夜幕的怀抱里分崩离析。

哀婉的诗歌飘荡,化为箴言飘零落地。

愿夜幕永不到来,白昼无需复苏。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