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的红旗

茶君【称呼什么的随意啦】
主APH,BSD
本命冷战和十革,但是其他也吃得下
露厨,布拉金斯基家痴汉
沉迷费佳的颜和思想无法自拔
沉迷三次陀的思想
弧了一个多月我都干了啥我也不知道,我有罪,不管怎么样大家开心就好。
欢迎扩列,q号1069739838,话废嗯,随便戳小窗。
渣子,渣子,文渣,不会画画,但是我会加油的嗯。
完毕√

【七夕贺文】繁星

私设如山

ooc有

一如既往的起名废

双向无差

#我真的改邪归正了#

“伊廖沙,伊廖沙,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月光落在两人的肩上,皎洁明亮。天上有几颗星星夺目耀眼,夏季的星空之美妙谁也不能否认。

“今天是8月28日,在我的印象里它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我的好前辈。”

说话的人仰着头,专注的凝视每一颗亮闪闪的星。

“你总不会是要告诉我今天的星空格外的美丽,虽然这是事实。”

繁星照着预定的轨道在天空上留下痕迹,斗转星移。

“的确和星空有关,耀家的节日,七夕,你应该认得牛郎星和织女星。”

“你是说天鹰座α和天琴座α?”

伊利亚侧头望着兴致勃勃笑着的人,星辉为他金色的眸子镀上清浅的光,那双眼睛的情绪不再那么凌厉,添了几分柔和。

“那个故事我知道,但是天鹰α和天琴α之间相隔16光年,它们永远不会相见的,今天,它们依旧挂在应有的位置。

他只是平静的阐述事实,本来,他们也早就过了喜欢浪漫的故事的时候了,虽说有时会有莫名的多愁善感,可是如今也没有那么多值得哀愁的事情了。

“你比之前更加没有人情味了,学了天文之后。”

斯捷潘只是叹了口气,显然已经是习惯了。

“我见过你温柔的样子,但是为什么在这些上面,非要把那层美妙的面纱掀开呢?”

“我只是乐于告诉别人事实,与温柔无关。”

弯起眸子凝视着旁边人的脸庞,伊利亚抬起手为其拂去被风吹乱的铂金发丝。

“倒是我觉得你在选择文学之后更加执着于那些稍有虚幻的东西了,明明都已经知晓了其本质。”

“只是在明晓残酷后才更加珍惜所谓美好,放下斗争之后也有这份闲心了。”

鎏金瞳孔里闪过一丝黯淡却又有几分轻松释然,斯捷潘察觉自己后辈却有些心绪就有意的转移了话题。

“伊廖沙,你说那些星星们,就拿你说的那两颗来比喻,它们会不会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相拥而安静的消逝了,但不算耀眼的光还留在原来的地方。”

伊利亚回过神来稍加思筹点了点头。

“从理论上是有可能的啊,但也许不是这两颗星星,而是别处的,无名的繁星。”

他又想了想,继续补充。

“但是它们仍以之前的模样闪烁着。”

“那它们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呢?”

斯捷潘向他眨眨眼睛,带着调笑的意味。

“等待。”

伊利亚只是言简意赅的回答了这个颇有些无厘头的问题。

“若是无聊了呢?”

他发现有着比众星亮光更加耀眼的金眸的人似乎在暗示什么。伊利亚笑起来,回以一个同样简洁的答案。

“那就相爱。”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