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的红旗

茶君【称呼什么的随意啦】
主APH,BSD
本命冷战和十革,但是其他也吃得下
露厨,布拉金斯基家痴汉
沉迷费佳的颜和思想无法自拔
沉迷三次陀的思想
弧了一个多月我都干了啥我也不知道,我有罪,不管怎么样大家开心就好。
欢迎扩列,q号1069739838,话废嗯,随便戳小窗。
渣子,渣子,文渣,不会画画,但是我会加油的嗯。
完毕√

【冷战】请拥抱我

冷战无差偏露米或者说苏米

一不小心就废了这么久万分抱歉orz

短小大概还ooc

之前赌博的稿子

我怕是对苏解着了迷【害怕.jpg】

梗:如果你爱他,他却不爱你,你去拥抱他,你会消失。

 

“琼斯,你愿意拥抱我么?”

我笑着对他说,一如既往的假笑,面对他的时候我还能显露真实的情感么?可以,但是我会死,对他而言也是一样,让虚伪撑起这种关系其实也不错。

“我当然不愿意,你可能是疯了,不,你一直就是个疯子。”

我察觉到他一闪而过的复杂,我只能辨认出其中有厌恶,笑容的弧度不自觉的就渐渐扩大了。

“那么,你是爱上我了么,你所说的,疯子。”

他为此回以轻蔑的冷笑,对这句话的不屑我看得出来深入骨髓,也许不是对这句话,是对爱,我们之间的爱。

“听着,伊利亚·弗拉基米耶维奇·布拉金斯基,红色的疯子,我不愿拥抱你只是因为厌恶,而不是畏惧所谓的消亡。”

意料之内的回答啊,我有些索然无味的想到。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我再次撑起笑容,望向他湛蓝冰冷的眸子,那如果是这样呢?

“那你愿意让我拥抱你么?”

“为什么不可以?如果你对我抱有那种所谓的爱意,因此消亡,再好不过。”

我撤下笑容,定定的望着他,他显然对我的反应也有些不知所措,眼神闪烁,但只是片刻又恢复了那恼人的自负样子。

今天是1991年12月25日,一个没有下雪的圣诞节,仅此而已。

“真遗憾,你的恨占了上风啊。”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