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的红旗

茶君【称呼什么的随意啦】
主APH,BSD
本命冷战和十革,但是其他也吃得下
露厨,布拉金斯基家痴汉
沉迷费佳的颜和思想无法自拔
沉迷三次陀的思想
弧了一个多月我都干了啥我也不知道,我有罪,不管怎么样大家开心就好。
欢迎扩列,q号1069739838,话废嗯,随便戳小窗。
渣子,渣子,文渣,不会画画,但是我会加油的嗯。
完毕√

随手糊的一段冷战

诞生,辉煌,和衰落离得太近了。

命运和时间扬起恶劣至极的笑容开玩笑一般把所有事情安排的如此戏剧化,他们早就低声絮语着讨论过,前无古人的创立就让他成为永恒,无人会忘记他的功绩,疯狂而光彩的辉煌也会立在顶峰,争议不断的独裁亦或是幸福就当是满足后世的评论家,最后就让这个该死的家伙有一个理所应当的悲惨结局,他的罪足够让他去死了。

最重要的是,把这些都放在一个世纪里面。

阳光温柔的亲吻他苍白的嘴唇,月色轻轻的掩盖住他红色的眼睛。土地浸润鲜血将他埋葬,轻纱般的河水淹没一切幸福。

你要相信,神是爱你的。有着蔚蓝眼睛的神对已经死去的无神论者这么说,扬起了同样恶劣至极的微笑。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