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的红旗

茶君【称呼什么的随意啦】
主APH,BSD
本命冷战和十革,但是其他也吃得下
露厨,布拉金斯基家痴汉
沉迷费佳的颜和思想无法自拔
沉迷三次陀的思想
弧了一个多月我都干了啥我也不知道,我有罪,不管怎么样大家开心就好。
欢迎扩列,q号1069739838,话废嗯,随便戳小窗。
渣子,渣子,文渣,不会画画,但是我会加油的嗯。
完毕√

【十革无差】延续(五)

十分难得的发糖了!对是糖……大概……【并没有底气】

(一) (二) (三) (四) 

第五章 落日时分的晨星

“启明星,维纳斯,阿芙洛狄忒,会在暮色将至时出现么?”

——题记

各怀心事的两人终归是相安无事了些时日,说是相安无事,倒不如干脆些,叫做互不退让保持冷淡。

但伊利亚先前那不妙的预感应验了。这次改革仿佛什么都没改变——不,还是发生了些什么的,不过看上去是坏事。

其实这么说也不对,伊利亚依然是万分赞成并坚信这是次伟大的举措,只是暂时的结果呈现出来,兀的被赐予权力的民众们反而不知所措,愈发不安。3月5日,那位陛下正式宣布解放所有农奴,带来的后果却叫为了人民而欢欣鼓舞的年轻人没法面对自己顽固的兄长,因为在短期内,他说的是对的。

他抱着书踏在花园小径上,暮色暗沉,尽极华丽的宫殿隐约要淹没在黑色的浪潮里。他路过一个亭子,伊利亚发誓自己绝对没有特意去关注其中的人,但是他还是走过去了,因为他知道里面是谁。

“谁?”对上他的目光的是一双带着疲倦和警惕的金色眸子,在认清来人面容后,那双眼眸里的情绪似是纠缠复杂了起来,最后又赋予其冷漠的金箔。斯捷潘的视线稍微下移,在那本看不清书名的书上停留片刻,又转而凝视青年人的脸庞。

“你来做什么?”他语气不善,深深蹙起眉,唇畔没有半点笑意。

“路过。”他简要的回答,生冷的语调和以往的兴高采烈没有半点相似,心里却有莫名涌上来的欣喜与怨恨纠葛不清。伊利亚下意识抱紧怀里的书籍,此时才转醒过来,贸然上前并不是个好主意。

他掩耳盗铃般的把书倒扣在亭子略显富余的栏杆上,又往前踏出一步,面上带着忐忑不安。他不确信简单的话语能不能得到对方的接受,虽然严格意义上不算谎言。

伊利亚看的更清晰些了,那人脸上的疲惫几乎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不自觉的瞥向其垂在身侧早就结痂的手心,深红色的痂在逐渐沉郁的天色中并不显眼,但他还是注意到了。

动乱还没有到影响恢复力的程度,还好。伊利亚被突然冒出的判断吓了一跳,他张了张嘴试图开口说些什么,气息流动穿过肺部又突然失了目标,化作叹息融入三月春寒料峭的风。他不太清楚这个想法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作为弟弟对长兄的关切?亦或是身为天生敌对者的失望?这两种情绪被糅杂在一起,平衡,稳定,令人煎熬到不敢置信。爱似乎带着轻蔑的表情笑了,这算什么?在世界上最有效的调和剂与最甜蜜的毒药面前,对立的情感一同交融变质,然后冲进大脑那台高速运转的精密机器里,使它浑浑噩噩的就对自己还没确定和认清的东西下了定义,那些东西便笼统又神圣的被归为世人皆谓之高尚的——爱情。

而他尚且不明白爱最终的意义。

缄默和僵持在他们之间频繁的重复,这几年唯一称得上打破这种枯燥无味的有效交流,也就是前些时日适得其反的那次了,比起麻木,习惯,贫乏的慢性疾病,突如其来的希望与赶来勒令曙光收敛其光芒的绝望更让人恐惧,怀疑如野草般疯狂生长,谁都害怕在解开莫比乌斯环之前将那根脆弱的纸条扯断,于是又只能在唯一的道路上奔走,相遇时保持已然实质化的,灰雾一般的沉默。

我该离开这儿了,伊利亚决定转身。不,别,千万不要,感性声嘶力竭的高喊着否定词,它聪明的没有提具体的任何事,拖延时间一般的给了理性另一条路,为了多迟疑的那么几秒。感性相信奇迹。

又一声叹息,来自另一个人。带着些理所当然的无可奈何和几分无法透露的飘散在黄昏中的情绪。矜持的贵族仅是如在舞会上那样轻迈一步上前,尽管那可闻对方呼吸的距离决不能叫恰当合适。他凝视那燃烧着的火焰,那封存在双眸中的生命活力。伊利亚又何尝不是在带有眷恋的凝望金色的瞳孔,外焰的高温融化黄金,流淌出的真实缱绻成丝,金水和蜂蜜的区别只差由明媚阳光酿造的蜜糖。

以最简单的方式拥住自己眼里的小孩子,斯捷潘才忽的惊觉青年的身高早就和自己平齐。他再一次发出细碎零散的叹声,垂下细密的睫毛半掩住眸子。颈项隔着织物紧贴在一起,颈动脉中鲜活血液的涌动出奇一致。独占欲和谨慎的猜忌似是一瞬间消失殆尽,必要的试探被极度忧虑的情感忘却在最阴暗处,他此刻仅想守住这一个瞬间,守住自己的温暖火焰。

伊利亚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弄得有些目眩神迷,璀璨艳丽的阳光点染了于此处停留的时间,闪着光辉的最美丽的晨星离自己近在咫尺。他朦胧的想起曾听闻过的关于异邦神灵的说法。金发带着皇冠的爱神漠然的盯着爱人死去的尸体,自此诅咒爱情永远渗入猜疑,恐惧及悲痛。但阿芙洛狄忒也无法否认爱的美妙与刻骨入髓。他自然是不信神的,而他又不得不承认爱中纷杂而不可或缺的苦痛与无法舍弃。伊利亚至今仍没能做出抉择,但此刻他选择耽溺于此处的光芒万丈和甜蜜砂糖。

一切纠结苦难于爱恋中土崩瓦解,相拥便是沉溺其中。

落日的余晖是最温柔的残响,一如朝阳初升时最轻柔的乐章。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