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的红旗

茶君【称呼什么的随意啦】
主APH,BSD
本命冷战和十革,但是其他也吃得下
露厨,布拉金斯基家痴汉
沉迷费佳的颜和思想无法自拔
沉迷三次陀的思想
弧了一个多月我都干了啥我也不知道,我有罪,不管怎么样大家开心就好。
欢迎扩列,q号1069739838,话废嗯,随便戳小窗。
渣子,渣子,文渣,不会画画,但是我会加油的嗯。
完毕√

“沙皇”【起名废系列】

这是一篇假清明节贺文【因为是在清明节写的却不是为清明节写的】

沙灭

既然写了苏解就不能把沙灭落下【不你这什么人】

富丽堂皇的宫殿依然富丽堂皇,只是被盖上了凄清的颜色。伊利亚端着枪,缓步走进熟悉而又陌生的皇宫,直到王座前才停下脚步,望着坐在王座上的人。“……斯捷潘,斯乔帕,我亲爱的哥哥,或者说,暴戾无道的沙皇陛下,你将要死去了”赤色的瞳孔中充斥着狂热和藏在深处的嘲讽与悲凉“独裁者终将被推翻,人民的利益将高于一切”像是对他说,又像是在对自己内心的感情辩解。

而王座上的人却笑了,他早就读出了他眼里的所有内容,并抱以嗤之以鼻的态度,哪怕他现在极其虚弱,却依然保持着尊严和高傲。斯捷潘苍白的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讽刺和对他理想的不屑。这是我最讨厌他的一点,多少次他都是用这样极其轻蔑的神色看着别人或者自己的。伊利亚默默想着,有些出神。正当他出神时,沙哑虚弱的声音从王座上传来“伊利亚,伊廖沙,我亲爱的弟弟,或者说,即将成为另一个残忍冷酷的沙皇陛下的自命正义者,你终究会死去的。而且,我以俄/罗/斯/帝/国的荣耀发誓,这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一百年。”

年轻气盛的国家怎么会允许这样的诅咒……虽然这个词也许并不恰当。伊利亚快步登上那代表着崇高地位的王座,举起枪,对准那个半倚半靠在王座上的人,只是高声强调着“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民,我不会和你一样,我也永远不会变成你,苏维埃将万世长存!”

斯捷潘却只是眯起狭长的鎏金色的眸子,视对准胸口的枪为无物。“我亲爱的伊廖沙,我们都姓布拉金斯基,我们的长相如此相似,我们留着同样的血液”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转而接着说道“我相信,你的潜意识里也潜藏着掌控一切的想法,只不过你把它掩藏在你那似是坚定的在我看来可笑的信仰罢了。”他的脸上依然挂着完美无缺的微笑,而在伊利亚眼里看来,只不过是虚伪并带有讽刺的表情。

伊利亚几乎要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意,不只是因为信仰,还带有被说中的……不愿意启齿的恐惧和不确定,从而恼羞成怒罢。他进而将枪口堵在斯捷潘挂满了徽章的左胸上,瞄准的位置显而易见,那就是心脏。“闭嘴!我……不会,也不可能像你那样对待人民,这不可能!”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恢复了冰冷的语气“还有,以你现在的处境,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这是失败者的垂死挣扎,亲爱的斯乔帕。”

本来以为会引起那人的愤怒,斯乔帕却只是拨开胸前的徽章,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亲爱的弟弟,这么犹豫可不是你的风格。如果想要亲手结果我请干净利落些,我从不承认我失败了,因为你将会和我一样,然后结局要比我还悲惨一些。”斯捷潘笃定的语气险些让伊利亚认为这是已经发生的事实,自认为寻找到了他话里的漏洞,反驳道“你说的都只是假设,你不可能预知未来不是么,不然你也不会……是现在这幅狼狈模样,至少还能再把你的帝国延续个几年呢,不是么?我的未来的路将会是一条坎坷的荆棘之路,但我相信我能找到那条路的终点。”

斯捷潘只是笑了笑,眼里透出对幼稚的人的想法的不认同和一些难以诉说的悲哀“我亲爱的伊廖沙,我曾经也是像你一样自信…不…准确来说是自负的。但是时间教会了我现实的残酷,你所想实现的一切可能都只是个乌托邦而已。”带着有些轻松的笑,继续说着“不过你说的没错,我不能预知未来,不然我不会不知道你在今天将亲手杀死我了。我的推断只不过是基于你自身和我自己而已。”

斯捷潘微微起身伏在伊利亚的耳边,宛如恶魔的低语“你会变成我,变成你最厌恶的最讨厌的独裁者,变成我那已无法看到但可预见的新世纪的……沙皇!”斯捷潘的笑容永远都是那么的完美无缺,这极好的掩盖了他内心的恶意和毫不吝啬的嘲讽。他微笑望着有些失魂落魄的伊利亚“好极了,来吧,亲爱的弟弟,你可以扣动扳机,将你最厌烦的人送下地狱了。”他的声音像是导火索,伊利亚近乎下意识的扣动了扳机。他愣住了,看着斯捷潘被子弹洞穿的心脏。斯捷潘的最后一句话还飘散在带着血腥味的空气里“我将在地狱见证这一切,并等待着你的到来,我亲爱的弟弟,亲爱的……沙皇陛下!”

之后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伊利亚也早就摆脱了斯捷潘那句遗言的影响,可他从来就没有忘记过斯捷潘说的话,只是把它埋在心里,决定直到死亡,哪怕他认为自己不会死,也不会再提起。可事情总是出乎意料的,当一天他突然有些莫名的叫人把西方的报纸拿来,出于自身的恶趣味,准备带有恶意的看看那些家伙将怎样诋毁自己时。伊利亚的脸色瞬间变的苍白起来,有些失神的望着那张报纸,此刻他也终于明白了斯捷潘对他说的话的意思。报纸从他手上落下,头条版面用如那年留下的鲜血一般鲜红色的大字写着,红色沙皇——苏/维/埃。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