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的红旗

茶君【称呼什么的随意啦】
主APH,BSD
本命冷战和十革,但是其他也吃得下
露厨,布拉金斯基家痴汉
沉迷费佳的颜和思想无法自拔
沉迷三次陀的思想
弧了一个多月我都干了啥我也不知道,我有罪,不管怎么样大家开心就好。
欢迎扩列,q号1069739838,话废嗯,随便戳小窗。
渣子,渣子,文渣,不会画画,但是我会加油的嗯。
完毕√

异沙私设【再次来发个超级冷的私设】

如果有米娜桑要用的话请随意,不过要标明出处是这里就好了√顺便说一下那个阿/拉/斯/加的私设也是这样。虽然异沙皮大概很少……但是架不住最近沉迷,大概因为自己私心还加了点十革。

异沙私设【异色沙/俄】

米哈伊尔·布拉金斯基

——身高182。

——似乎比阿列克谢【异色苏/联】要矮1cm,对此有些不爽

——体重不详。

——年龄停在了300多岁,这里的300多岁是从沙皇专制制度开始算的。不要问为什么年龄会停止,因为他已经死了一百年了,今年刚好一百年。

——平时穿着沙/俄时期贵族常穿的服饰或军装,带着白色围巾,对西装还算感兴趣,有时也会穿穿看。

——极其特殊的时候会穿上沙皇袍,不得不承认这件其实是最配他的气质的。

——眸子是暗金色的,没有斯捷潘那么纯正的金色,但是让他的气质更阴沉,更有压迫性了些。

——渴望温暖和阳光但总是拉上窗帘阻挡阳光或者干脆不出去。

——因为长时间不见阳光,皮肤极其苍白,再加上他的贵族气质似乎像极了传说中的吸血鬼。

——但实际上是一个勉强算得上虔诚的东正教徒,佩戴着鎏金色的十字架,但隐隐约约可以看出十字架尖锐的底端被鲜血晕染的红色。

——在政务不繁忙的时候偶尔回去教堂做礼拜。

——随身带着马刀,但其实更喜欢直接用十字架,这种奇怪的癖好被吐槽过很多次,但是吐槽的人除了不是人的好像都死了。

——嗯……被十字架戳死的……准确的说是被划出了许多道深深地伤口失血过多致死。

——身上有不少伤疤,左胸心脏处有一道极深的刀痕和一处十分严重的烧伤,刀痕是莫斯科被屠城,烧伤是为了获得胜利而自己放火烧了心脏莫斯科。

——用不太惯火器,因此在布拉金斯基家族集体打架的时候,总会看着某人的ak-47迷之怨念。

——格外喜欢亲手处决背叛自己和沙皇的“叛徒”,手段令人发指但自我感觉十分愉快。

——他几乎把所有能清理掉的人都清理了,除了就在自己附近却除不掉的阿列克谢。他也不是没有试过,但由于国家的特殊性以及各种各样直到后来身体越来越虚弱始终没能解决这个“叛徒”

——对阿列克谢感情十分复杂,对于他亲手杀死自己的行为耿耿于怀,但从来不承认自己输了。但事实上对他有些莫名的情感,也是调戏他的根源。

——自称是阿列克谢的前辈也就是哥哥,事实上似乎也确实如此,坚持叫阿列克谢弟弟或者爱称。

——性格轻佻恶劣,经常调戏别人,尤其热衷于调戏【划】和阿列克谢互怼。

——语言十分的刻薄和恶毒,而且会带上尊称,反倒让人感觉更加不舒服,在面对别人的时候这种战术都是成功的,然而阿列克谢不吃这一套坚持无视他。

——实际上你要是跟他聊起家常来反而是个话痨,说起话来总是絮絮叨叨的,这一点阿列克谢深有所感。

——像家里其他人一样喜欢向日葵,向日葵就是他和斯捷潘从美洲带回欧洲的,但由于不见阳光向日葵总是养不活。

——表面上保持了优雅的贵族风范,内地里留存了沙/俄贵族所有恶劣的品质,高傲自负,尖酸刻薄,养尊处优,对别人漠不关心甚至喜欢摧毁别人。

——虽然长期在宫廷生活,但家务做的意外还可以,会做地道的俄国菜,不过这些事情他虽然会做但也都懒得去做,要知道他之前可是沙皇陛下。

——其实是因为有严重的洁癖,无论怎么样一定不能沾染污渍,对自己的外貌和服装尤其在意,其他倒是没有。

——占有欲极强,看上的东西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也要拿到,曾因为这个付出过惨重的伤亡,但改不掉也不想改。

——极少时会露出难得温柔哀愁的一面,比如在彼得大帝和叶卡捷琳娜大帝去世时,据不可靠消息有人看见他流泪了。

——只有在家人面前或者生气时才会自称米沙,在一般情况下都是用“我”这个自称的。

——喜欢喝酒,有轻微【?】的酒精依赖,红酒和伏特加都可以,当然还是一贯的钟情于伏特加,可以说是切切实实的酒鬼一个,但从来在别人面前都没有喝醉过。但是说实话酒精依赖的症状完美的填补了醉酒的黑历史,一样都是黑历史,不过依然不为人知,除了某人。

——但是不为人知的是,在那段思想激荡的时候,曾经陷入过近乎崩溃的状态,原因是自我批判和自我褒奖在交锋,那时候整天待在自己的屋子里不出来喃喃自语甚至崩溃到快疯掉,斯捷潘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好像没有这样的经历。这段时间没跟任何人说过。
(其实这个设定就是为了写自戏的)(buwo)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