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的红旗

茶君【称呼什么的随意啦】
主APH,BSD
本命冷战和十革,但是其他也吃得下
露厨,布拉金斯基家痴汉
沉迷费佳的颜和思想无法自拔
沉迷三次陀的思想
弧了一个多月我都干了啥我也不知道,我有罪,不管怎么样大家开心就好。
欢迎扩列,q号1069739838,话废嗯,随便戳小窗。
渣子,渣子,文渣,不会画画,但是我会加油的嗯。
完毕√

国家……而已

#深夜发疯系列#

深夜发这个我可能有病

谁能知道我为什么看着看着LOFTER就开始思考这种东西

但是……果然还是尝试了这个aph最大虐梗……我果然……还是擅长这种蛮讨厌的东西

我总算发东西了,实际上还有个十革苏沙甜饼……但是需要大修——大修——别期待,别期待

相当难得的沙苏露同体,不怪我,沙苏露太好吃,但这篇虽然的确能那么写……但是这回还是算了吧【默然】

好了现在请叫我虐本命狂魔谢谢

……我写那么多没用的话有什么用……下面正文,愿大家吃刀子吃的愉快


说到底我们还是国家吧。

伊万抬起手抓住自己的围巾往上拉了拉掩住鼻尖,眼里蓄满了泪水,泪滴无声的滑落在没有丝毫痕迹的白色布料上,晕出一片片水渍。

为什么要拥有感情呢?

他原本澄澈的紫眸里流露出潜藏已久的痛苦和不知所措的茫然,有传说中的上帝么,如果有的话,他能否为我解释一下我们存在的意义呢。

不,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上帝啊,伊万抬起头,仰望着没有繁星,不见月亮影子的漆黑一片。这才是最真实的黑夜。上帝只是人们乃至自己美好的幻想……罢了,我很清楚这一点的啊,我亲手推翻过他的存在,现在又开始故作虔诚的祈祷起他的出现么。虚伪……令人厌恶……极了,这是习惯吧,我已经是所谓最恶毒,最伪善的了,为什么连这种事情都要是虚假的啊。

感情……感情……为什么要有这种令人充满苦痛的东西啊,如果真的只是为了利益,为什么一定要有这种无谓的东西……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沾湿了伊万贴在脸颊上细碎的铂金色的绵软的发丝。

作为国家为什么还会有家人……我们本该独自走在路上的,多了那些牵挂或者说累赘我还该怎么前行在那条前途一点也不明亮的道路……家人只是两个传承比较接近的国家罢了,可是……可是……我们为什么要拥有人类之间的亲情……我该怎么放下……去追求利益……

就不能让我做一个被抽离了感情的家伙,既然是国家,根本不需要情感吧,单纯为了国民,不,为了自己能活下去,活在这冷冰冰的世上,让自己得益不就好了么?伊万像是控诉一般的在自己纷乱的脑海里呐喊着。

既然本质上就必须得是一个肮脏的,追寻冰冷利益的国家,就不要让我对自己的伪装感到作呕,感到厌弃啊!伊万想大声的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喊叫出来,动动略显苍白的唇却发不出丝毫声音,那根名为理智实为本质的弦死死压抑住了这种冲动,他仿佛全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抽干了,伊万双手环着膝盖,将头垂下埋在里面,黑暗有种让自己窒息的不适感。

……真可惜我们不会死,不会以正常的方法死去,死去的下场都悲惨极了,但没准那是幸运吧。想自杀都做不到呢……那种自杀也不是自杀,只是上司和人民下了手,我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权力哦。

“我能不能去死……?”

唇颤动了好久,才模模糊糊的问出这一句细小到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话。询问……我只想询问一下……泪从未停止过,思绪异常的清晰却又充斥着糜乱,根本无法辨别自己的行为,只是那根弦紧绷着,像是快要承受不住千年来的压力而要崩断了似的。

“不能。”

伊万极快的吐出了这个蕴含了自己深知的绝望的词,自问自答的给了自己的希望一个彻底的判决,果然连这种希望都做不到,这是理所当然的。眼里漠然一片,没有了那些负面的色彩,紫色显得更加妖艳和浓重,让自己感觉更加可憎了些。看似平静的脸上却还有两道泪痕没有中断,也始终不会中断。伊万扯出一个在别人看来相当快乐和绚烂的笑容,亲手给予自己审判的感觉真好。

……

就像11月7日和12月25日那样。


评论

热度(10)